毛线团🍥

文笔是没有的,脑洞是混乱的。

[ 晨超 ] 弃猫效应



"邓超,你太过分了吧。"
男人微动的眉峰愤怒的聚起,脸上的神情摆明了这一次他不会再像以往一样,轻易的包容那个任性的人。
"是吗?"邓超倚墙挑衅的咧嘴,转而又一脸无辜,"那又怎样?"
分明是要火上浇油。
李晨的冷静已经完全耗光,蛮力上来了,一把将死不悔改的邓某扯进公司的储物间,用力的把那人抵在冰冷的墙壁上,进而啃咬他的唇瓣,毫不留情。
被压制的邓超想推开他,可是力量悬殊。
"嘶",李晨突然后退了一步。他胡乱的擦了几下嘴角刚刚被咬出的口子,除了染红了手背并没有任何作用。那个孩子一样恋人却得逞的笑着,好像看不到他汩汩的止不住的流着血。
不知悔改。
李晨反而像是想通了什么,勾起嘴角,呵,真是惯的。
"超儿,是不是我对你太好了,你就以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李晨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眸子。
他上前一步,把瘦削的青年推倒在地。
邓超在地上倔强的坐着,不在乎的回瞪。
"不是不想起来吗?你今天就在这里吧。"他说着走向门口,缓缓的拉上门。
邓超看着前方的光线一点点消失湮灭,突然反应过来,有点慌张的跑向门口,拍打着铁门。
"李晨,你不能这样。"
清脆的落锁声。
"我能。"
"别闹了,我不想在这里,我害怕,我有幽闭恐惧症。"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关你呢?"李晨看着门上的锁,想起刚才邓超叫嚣的语气,缓缓的补充,"那又怎样?"
说完转身离开,没回头。

"操!"
铁门里的人愤恨的踹了铁门几下,哗啦哗啦的响声在空旷的狭小空间里显得更加可怖。
"李晨!你就这点本事。你是爷们吗?你没种!"
"没人性!操。"
慢慢的,门里喊叫的声音越来越小。再之后,只剩下断断续续的敲打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重归静寂。

李晨出去洗手间,看着镜子里不浅的伤口,想着怎么遮掩一下,怒火更盛。
叮。
经纪人的短信。
他低头看了看,下午的杂志封面拍摄,另外主办方还临时加了一个小的采访,经纪人问自己的时间安排。
他多关一会又死不了,该给他点教训了。
李晨拿起手机,敲击屏幕。
"整个下午都有时间,安排的满一点吧。"

李晨结束了一切工作再回到公司已经下午五点。
他否认自己飞车一样把半小时的车程只开了十多分钟是为了见那个恶劣的人。也否认自己心里一下午作祟的愧疚感和担心。
急匆匆的小跑到储物间,他想过多种反应,放出邓超以后就算他不理自己,大闹任性,自己也可以原谅,毕竟这次做的有点过了。
他打开门,看到蜷缩趴在冷冰冰的铁门上的邓超,空气里的浮尘显得眼角宽宽的泪痕格外清晰。
他好像还睡着,脸上红扑扑的。李晨看了心疼的想抽自己。
"超儿,醒醒了,我们回家。"他尽量温柔的轻轻擦过泪痕,拂过邓超的脸颊。
邓超醒来就看到夕阳从门缝间打到蹲在身前的恋人身上,他带着光。睁开惺忪的眼睛看了看周身的环境。
狭窄的小插间。冰冷。黑暗。
他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猛的抓住李晨的衬衫袖子。
"晨儿,我我不任性了。你别扔下我,我害怕。"
李晨看着他惊慌无度的眼神一阵心疼,伸手想抱抱他。袖子却被紧紧攥住,竟没抬起手。
"别,"邓超抓的更紧,"我错了。不敢了好不好。你不要..."
李晨看着语无伦次道歉的那人,轻轻的抽走袖子,抱起他。
邓超顺从的伸手环住脖子,把头埋在他胸口,贴近心脏,手里依旧紧抓衣领。李晨摸了摸他的头发,汗津津的。
他觉得胸前的衬衫被那个爱哭鬼打湿了。哽咽声。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愧疚?欣慰?自责?
他想起以前看过一篇文章,叫做弃猫效应。
被丢弃过一次的猫,再被什么人捡回的话,会乖得不得了。它害怕再次被丢。
他突然相信了。
"超儿,以后不管你怎么调皮无理取闹,我都不这么过分了好不好。我错了"
"我不任性了",邓超一脸受惊的缩了一下,有点急切的不安的的红着眼角补充,"真的。"
李晨突然觉得有点方了。
这一次对待团宠如此粗暴怕是留下后遗症了。
教育自家恋人,果真任重又道远。

End.

-----------------------------------------
突然想虐虐团宠超哥了。
TuT








评论(2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