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团🍥

文笔是没有的,脑洞是混乱的。

【温暖治愈三十题】

9.落地窗(上)

注: 设计师 X 辛小丰
设计师是小说杰瑞和电影David的结合体设定。
清奇的脑洞~

世纪末像漩涡一样吸引着辛小丰,他知道。
自我挣扎了好一阵子,他终于说服自己决定去看看,好早一点摆脱各式各样的奇怪念头。
走在小巷子里,月光很亮。路人匆匆的从身旁擦过,抬起脸,模糊着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
辛小丰一身便装,略有些疲倦。
他总是觉得好像每一个人都在暗暗的瞄着这个方向,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向那座见不得一丝光线的异世界,隐匿在看不见的阴影里指指画画。
呵,就算真的是,又怎样?更罪恶的事情,自己又不是没干过。
他勾起嘴角,却全无半分笑意。

酒吧坐落的地方据说从前一直是墓地群,像是森林里刚开出来的一列火车,或者说,永远停在森林里,等候交会的列车。
辛小丰打量了一下,皱眉,却没有犹豫的径直推开门。
世纪末酒吧,走进去才发现,它完全是个废弃防空洞装修成的溶洞,里面漫泛着粉紫色的光,洞壁置着东一盎,西一盏的小射灯。
宽敞的中部,有个演艺台,有个长发男人,垂着头,在有气无力地拨拉电吉他。
辛小丰眼中带着不加掩饰的提防和嫌恶,与周遭显得格格不入。
夸张的单边耳环,油黑的假辫子,做媚的眼神。
就算自己是那个,喜欢上的也不可能是这些混乱污浊的人。
辛小丰揉了揉头,要了一杯酒,准备离开。
他拿着杯子,看着熙攘颓废的人群,心里乱乱的。
他感受到这里吸引力的同时,也感到了排斥。
巨大的排斥。
吧台是洞穴里比较亮的地方,偏橘红色的光,照得每个人都是两条白色的嘴唇。显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乱想间,突然从后面传来一阵大力,辛小丰被紧紧的抱住,酒洒了出去,沾湿了鞋袜。
辛小丰厌恶的想直接卸掉锁着自己的那只胳膊。
"哦,我的天 ! 我以为你再也不来了。我们和解吧…"
辛小丰挣脱,转身,冷着脸,“滚。”
男人一愣,明白自己认错人了,摸摸头,殷勤的笑着,"对不起对不起,我赔你的酒,你等等我。"
走向吧台,他靠在架子旁,偏头回忆这种酒的名字。想了想,又要了现烤鱿鱼,几个孜然羊肉串。
回到酒桌,却发现酒桌旁空无一人。
"脾气这么大啊",放下手中的东西,男人连忙追了出去。
西装衣角翻飞。

辛小丰左绕右绕的终于离开了这个让他不舒服的地方。
树林里一辆经过的车也没有,只能望眼欲穿得等待,不停的搓着冰凉的双手。
他低头盯着鞋尖发愣,抬头,却看到了那张刚刚出现过的脸。
一脸的敌意还来不及收起。
"我很抱歉,"男人笑笑,"真的很抱歉,我们还可以回去一起吃一点,聊聊吧?"
他诚恳的让自己不好再拒绝,辛小丰什么也没说,点点头,向世纪末的方向走去。
突然冰凉的手指缠上一阵温热。
讶异的回头。
"为了怕你再偷跑掉,先生可以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男人就像理所当然的用他的手掌包住小丰的,“你手好凉。”
辛小丰是犹豫不决的。但是,在树林边,他最终还是拨打了那个人的电话。
那人看着辛小丰留在他手机里的电话号,喜出望外。
很快,辛小丰手中的手机叮了一下。一条简讯。
一串号码,一个名字。
杰瑞。
辛小丰把号码存进了通讯录,署名树林里。

回到那个杂乱的地方,灯光依旧昏黄。
“我在圈子里叫杰瑞,你呢?”
辛小丰吃着鱿鱼,茫然的,“圈子?”
“看来你还什么也不懂,没关系。”
那人介绍自己是个室内装修设计师,来自台湾。
他很殷勤礼貌,每一次都给辛小丰先拿食物。
“可是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杰瑞笑吟吟的。
“我不告诉你。”辛小丰口齿不清的说。
“好吧”,男人倒是好脾气,“来日方长,是不是?”
辛小丰不知道和他是不是还有来日方长,好在这个人不像这里其他人一样令人作呕。
停顿一下,“我叫辛小丰”。
他看到对面人亮起来的眼睛。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