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团🍥

文笔是没有的,脑洞是混乱的。

【温暖治愈三十题】

3.下雨天

窗帘还未拉开,天色青霭。
精苛的生物钟让伊谷春准时睁开眼睛。
已经大概该七点钟了吧。
他轻手轻脚的把身上环抱着自己的那双手臂移开,推开肩窝里毛绒绒的脑袋。
辛小丰倒是睡的很死,嘟哝了一句什么,转过身又睡沉了。
他笑笑,为他掖好被角。
男人的洗漱总是飞快的近乎潦草。
风呼啸着,窗外挂着的衣服被灌成鼓鼓囊囊的形状,衣袂轻飘飘的。
伊谷春喝着一杯温开水,手边的桌子上放着另一杯。
透明玻璃杯里的纯净液体,那人澄澈的眼神,哭泣时眼中一弯弯的雾气。
满室昏暗, 伊警官目光悠悠,断断续续的喝光了最后一滴液体。
走向床边。
“小丰,小丰”,冰凉的双手摇动着他。
辛小丰半醒,不情愿的睁眼,“头儿,几点了?”
伊谷春看着他,神智不清明,伴着傻笑。
“起来做饭吧,该上班了。”
辛小丰惺忪着爬起来,却又扑通一声跌了回去。
“嘶。”
“怎么了这是,下不了床了?”
伊谷春仔细回想了一下,并不是他干的。
外面的风声更猖獗,似咆哮,似诡笑。
伊头儿明白了,走过去,抚上辛小丰的膝盖,双腿。
“又疼了,是吧?”
上前拉开窗帘,正是一个下雨天。
“让你逞强,追犯人哪有自己的命重要。”
伊谷春提示自己暂且放下对法律偏执的追求,天知道他看到当时缉凶回来腿部受伤的辛小丰心里的剧烈波动。
现在回想还是一阵心悸,可嘴上还是不由自主的逞强不饶人。
“你这叫不识时务,叫作死,纯属活该知道吗。”
辛小丰静静的,没有试图辩驳一句,只是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瞄着他。
“以后记着长点心眼”,伊警官避开灼灼的眼神,“今天别去上班了。”
“不行,我要去。”
“雨下成这样,去什么去”,把他摁在倒床上,被子重新盖好。
“我是你的上司,我说了算。”

辛小丰围着被子,吃着伊谷春出品的方便面,清汤寡水,目光锁在雨帘中。
他的头儿撑着青色的伞,在细密的雨丝中,身影渐渐隐去。
摸了摸作痛的腿,辛小丰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下雨天。
Fin.

评论

热度(39)

  1. Feein毛线团🍥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