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团🍥

文笔是没有的,脑洞是混乱的。

【温暖治愈三十题】

4.虚惊一场

“唔啊。”
“小丰”,伊谷春哑着嗓子,侧过头安抚的在他颈间烙下一个吻,“乖点儿,让我…”
“你…停,”辛小丰费力的挤出几个单字,却被自己口齿不清的低喊打散。
上方的人头都没抬,无动于衷的继续动作。

警察无疑是极为敏感的一类人,尽管房间里回荡的声音足以让伊谷春无法移开心神,但他还是听到了门外越来越近,拖鞋点地的噼啪声。
“咦?爸爸,你们在家吗?”
稚嫩的童音。
他的手正搭在那人汗湿的脊背上,感受到他动作一僵,原本胡乱的挣扎瞬间止住。
伊谷春看过去,他家小协警脸上除了之前脆弱的无力感,又添上了几分惊慌无措。
“头儿,尾巴他妈的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上课去了吗?”
“你锁门了吗?卧室门?”
“卧槽。”
伊谷春被身下那人的智商打败了,“你这是想教坏小朋友吗?”

“爸爸,你们在哪儿啊?”
越来越近。
辛小丰手忙脚乱的把衣服往身上套,毫无章法。
伊谷春无奈的看着他,一把捞起辛小丰。
“别乱动,你听我的。”
————————————————
穿着洁白纱裙的尾巴刚刚回家,放下小书包,正打算写作业,突然听到屋子里传来一丝小爸爸的声音。
爸爸们在家吗?
当她成功的顺着声音的方向找过来,推门而入,却发现是只有爸爸裸着上身在打电话。
被子拉的高高的,乱成一团。
“爸爸,我刚刚听到小爸爸的声音了。他在家吗?”
伊谷春没有回答,继续对着电话滔滔不绝。严肃的指向门,做了一个关门的手势。
估计爸爸又在忙案子吧,刚刚听到的只是爸爸打电话的声音,尾巴没走近,乖乖的关门离开。
听着脚步声模糊了,伊谷春抚了一把老老实实在被子下面躺好的光裸皮肤,语气听上去很愉快,“起来吧。来,我去锁门,你小点声,咱们继续。”
“去你的”,辛小丰迅速套上衣服,拨开头儿试图扯下衣服,伸进衣领里的手。
“别闹,伊谷春。”气息不稳。
伊头儿停下来,笑笑的穿好衣服,“好啊,我一会去拖住尾巴,你开关一下大门,然后假装刚回来。”
“小丰,你说我聪不聪明?”
“滚。”

尾巴听到大门关上的声响,欢快的抛开已经聊了一会的爸爸,去投奔小爸爸。
辛小丰脸上微红,摸着尾巴的头,“尾巴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老师过生日啊”,小孩子绽开大大的笑容。
两个成年人默默的交换了一个怨念的眼神。
伊谷春去阳台抽烟,回来远远的看到尾巴兴冲冲的拽着小丰说着什么,辛小丰满脸窘迫。
“小爸爸,我和你说,刚刚爸爸在给不知道是谁打电话,打了特别长时间,还发出奇怪的声音。我过去,他对我格外凶”,尾巴皱皱鼻子,委屈的继续添油加醋,“你可得看好他啊,你的老婆很可能就让别人拐跑了。”
辛小丰心里瀑布汗。
尾巴你真以为你自己姓辛,我就是攻吗?
你真是太天真了。

伊谷春纵览全局,无声的把一切尽收眼底。
默默哼着一首歌淡定飘过。
“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Fin.

评论(16)

热度(45)

  1. Feein毛线团🍥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