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团🍥

文笔是没有的,脑洞是混乱的。

【伊辛】小甜文来一发

番外(下)

平行时空,小丰无罪设定。
伊警官和他家小协警的傻白甜文。
之后继续回归窥屏模式2333
最后,我爱他们。

终于,手续办理妥当,一切尘埃落定。
“哎,我说辛小丰,你他妈不至于吧”。
刚出了门口不远,伊谷春已经被催了不下五次,“你养个孩子就不打算管我了?老胳膊老腿的。”
“伊警官,您这速度,都对不起这职业。”辛小丰专心赶路,“快点,不然以后一定一个偷儿也抓不着。”
“你还想让我飞起来啊。”伊谷春从小丰身边绕过去,重重的撞了他一个趔趄。
“完了,你看,我走太快了,带起来的风差点把你给刮倒了。”
伊谷春带着淡淡的不满,挑衅的回头看向他。
辛小丰倒也没计较,不言不语的埋头走着。

看到那人对着尾巴嘘寒问暖,极力表现关怀,伊头儿突然觉得这个孩子奴在不久的将来会把自己很快的抛到脑后。
也许尾巴和哈修玩的好了以后,连哈修的地位也会比自己高?
这都在…瞎想什么呢。
伊谷春摸摸鼻子,警惕的打量了一下还没有自己腿高的小女孩。
“尾巴,行李收拾好了吗?”
她衣兜里揣着一块花花绿绿的糖纸,玻璃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尾巴抱着一只破了洞的垂耳兔,乖乖的站着,“园长阿姨说不用收拾,我没有别的东西了。”
辛小丰的心抽了一下,俯身抱起她。
“走,尾巴,以后尾巴想要什么,爸爸们都会给你,好不好?”
小小的手紧紧拽住黑色衬衫的袖子,“园长阿姨说不可以要别人的东西。”
伊谷春觉得这孩子懂事的太窝心,看到小丰也一副心疼的表情,忙转移话题,“这只兔子叫什么啊?”
“她叫乖乖。”
“爸爸养了一只小狗,叫哈修,他会和尾巴成为好朋友”,伊谷春补充,“尾巴喜欢吗?”
小女孩开心的整个脸都亮起来了。
“喜欢。”
“走,我们回家”

伊谷春把车开的尽量平稳。
“尾巴,我是爸爸。以后要叫我爸爸,你记住了吗?”
“那他呢?”尾巴缩在辛小丰怀里,软软的手指戳着他的纽扣。
“他呀,他是你妈妈啊。”
“妈妈?”稚嫩的童音满满的疑惑。
“伊谷春,你瞎说什么!”辛小丰薄怒的向前撞击了一下驾驶座。
他想了想,“尾巴,你可以叫我小爸爸。”
“小爸爸?你也是爸爸的儿子吗?”
红灯恰到好处的在前方亮起,伊谷春安心的扭头看好戏,视线对准辛小丰。
“这个,不是,我是你第二个爸爸。”辛小丰不知道怎么解释,“也是你的爸爸。”
笨嘴拙舌的这个人啊。
伊谷春探身向后排,“尾巴看过公主和王子的图画书吗?”
尾巴点头。
他半站起身,猝不及防的把正尴尬着看向窗外的辛小丰摁在玻璃上,一只手垫在他的脑后,扳过头不由分说的深吻了上去。
辛小丰挣扎着推开他,呼吸不稳。
伊谷春摸着尾巴的头,“我们是恋人,懂了吗?”
尾巴懵懵的点着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样子,“那他就是妈妈啊。”
伊警长表示赞同,“尾巴真聪明。”
辛小丰狠踹一脚前方驾驶座,开始板起面孔,喋喋不休的教育孩子,要叫小爸爸,叫小爸爸啊。

一家人回到家,小丰放了一池子水,伸手试好温度,“尾巴,来洗个澡吧,等一会带你出去玩。”
小家伙开心的在水里扑腾。
辛小丰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决定去楼下买几只橡皮鸭子。
已经到了二楼,他想了想又走了上来,敲开门,“头儿,一会去帮她搓一搓,穿好衣服。小孩子还是不要泡太久。”
然后就来无影去无踪了。
等辛小丰提着一袋橡皮鸭子回来的时候,发现浴室还是热气腾腾的。
挑眉望向伊谷春。
“那个什么,小丰”,伊警官连忙解释,“这到底是个小姑娘,我那个有点尴尬。”
辛小丰直视他,“这不是别人,她是你女儿。”
“小丰你看啊,”伊谷春迅速点燃一根烟塞到嘴里,狠吸了两口。
“我去不了了,怕这身烟味熏着孩子。”
辛小丰恶狠狠的丢下一句。“别抽死你。”转身打开浴室门。
伊谷春看着指间的烟,笑了笑。

小丰抱着围好大浴巾的尾巴坐在沙发上,“别动啊,小爸爸给你吹吹头发。”
他拿来吹风机,熟练的吹着柔软的长发。
“哎辛小丰,你都没给我吹过头发。”伊警官在一旁酸溜溜的看着。
“就你这两根毛,还吹头发。”辛小丰没看他一眼。“尾巴你说他丢不丢人。”
尾巴咯咯的笑着。
“小爸爸,为什么我们家的水里只有小鸭子,小鱼都去哪儿了?”
“喜欢小鱼?”
“对,小金鱼。”她胡乱比划着。
伊谷春笑笑,“那好啊,转弯那就有个花鸟市场。”
差不多吹干了,尾巴小短腿晃啊晃的,邀功般的可爱语气,“爸爸,我会自己穿衣服。”
“尾巴真棒,”辛小丰把她抱下沙发。“自己去吧。”
尾巴一蹦一跳的回到浴室。

“过来,小丰。”
“嗯?”
伊谷春将他一把拽到怀中,辛小丰乖乖的坐在他腿上。
伊谷春拿起吹风机,胡乱吹着这个女儿奴在浴室打湿的衣服,还有头发。
“你看,”他把头伸过辛小丰的肩膀,摸着他胸前湿嗒嗒的一片。衣服紧紧的贴在上面。
“还好你没穿白衬衫。不然…”伊警官一路向下摸着,解开最下方的衣扣,冰凉的手探进去。
“操”,辛小丰挣脱开,猛的站起来,“一会儿孩子看见了。”
“你想什么呢?”伊警官似笑非笑,“我就是怕你着凉,提醒你换件衣服。”
辛小丰黑着一张脸,转身回到卧室。

出来的时候,伊谷春正在给尾巴梳起两个小辫子。
“尾巴,疼不疼啊?”
她欢快的笑着。
“当年我就是这么给小夏梳辫子的。”
“是挺好看的。”

走出家门的第一站是服装店。
摊位前站着两个男人,一个显得坚毅,另一个很是清俊,怀里还抱着一个眼睛大大的孩子,路人不禁侧目打量。
“尾巴,喜欢哪件衣服?”
小小的身躯扭动,犹豫着,“我可以买吗?”
“当然可以,我们是一家人啊。”
辛小丰试探着拿起一条精致的黑色小风衣,“这个怎么样?”
伊谷春点点头,“我觉得挺好,穿上以后,像个女侠那样,正符合咱们这俩人民警察养出来的孩子。”
两人望向尾巴,她弱弱的伸出手指,“爸爸,我想要粉色的。”
辛小丰看着伊谷春大笑,“头儿,什么女侠,这是咱们的小公主。”
尾巴探头,“园长阿姨说不可以当公主,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伊谷春摸了摸她的头,“在爸爸们这,你就是公主。”
小声凑近小丰耳廓,“你也是我的公主。”

换上粉色泡泡裙的尾巴坐在旋转木马上,紧抱着木马弯曲的脖子,一脸明媚。
爸爸们在一旁抽烟。
“小丰,我们换套房子吧。”伊谷春断断续续的抽着烟,“孩子得有一个自己的房间。”
“她肯定得把自己的房间布置成一片粉色。”小丰笑着。
“最好是学区房,我们家的尾巴什么都要有最好的。”想了想,伊谷春继续补充,“还有一点”,他扫过辛小丰的脸,“隔音要好点儿,是不是?”
辛小丰撇嘴。“你换房子的根本目的就是在这儿吧。”
“你要是这么想也可以。”抽完最后一口烟,“走,抱孩子去。”

路过的小商贩走上前,打量着两人,“哥们,要不要给女儿拍张快照?”
伊谷春上前,小丰拉住他的袖子,“哎,头儿。”
他知道小丰为什么制止他,这种景区的拍照项目大多都是强制消费的陷阱。
安抚地轻拍袖子上的手,掏出证件,朝向那人,“来两张,别耍花样。”
看着那人走远,辛小丰悄声说,“我还以为你太喜欢尾巴了,心甘情愿被骗。”
“那是你吧,女儿奴。”伊谷春略带得意,“没想到吧,当一个警察的男人还是有福利的。”
“切,你不也是警察的男人。”
伊头儿拿着洗好的照片,伸出拇指轻轻的在孩子脸上抹了一下,照片沾染上鲜活的温度。
拿出一张递出去。
“小丰,收好。”
他看到尾巴从木马上跳下来,飞快的奔向辛小丰的臂弯。
一切美好的就像一首温柔时光中汩汩流淌的旧诗。

尾巴有点玩累了,两人决定带着孩子去伊谷夏一家串门。正好他们家也有个不大的孩子。
“尾巴,你生日是哪天啊?”
小人儿忽闪着眼睛,“什么是生日。”
伊谷春想了想,也对,尾巴是弃婴,生日不好确定。
“那尾巴不知道,就把今天当作生日好不好?正好你小爸爸也是今天的生日。”
“好啊,我喜欢小爸爸。”
伊谷春捏了捏辛小丰的手,“以后你就没理由不过生日了吧。”
你看,她更像你一点了。
车停在门前,伊谷春拽住要俯身抱尾巴的那双手,警告的语气,“辛小丰,你不准叫他阿道,听见没有。”
辛小丰无奈的点点头。
“我没见过的你,凭什么他从小就见过了。都拐走我妹妹了,不能让他再把你拐走了。”
“你以为谁都想拐走我啊。”
“从他娶我妹妹来看,眼光还是有的。”
“…”
伊谷夏对尾巴异常的喜欢,只是拒绝被叫姑姑,非吵着闹着让尾巴叫她伊姐姐。
杨自道牵出儿子,“来,这是姐姐。”
“漂酿姐姐。”
伊谷春抱着女儿,轻推侄子一下,“你要保护好姐姐,听到没有。”
小夏捏着尾巴的脸蛋,“哥,你偏心,不应该是姐姐照顾弟弟吗?”
“没那个事”,伊头儿大手一挥,“我就要把她当公主养。”
“辛小丰你快来,我哥又欺负人了。”

晚饭了,两个孩子玩的很好,一起搭着高高的积木,对吃饭一点儿也不热情。
辛小丰在和杨自道喝酒,打发伊谷春挨着尾巴坐,喂她吃饭。
伊谷春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晃来晃去一会,伸到尾巴的嘴里。
“啊,”尾巴一声惊呼,眼睛泪汪汪的,“烫。”
辛小丰立刻爆发了,“粥是凉了,你就不能试试勺烫不烫?你不能注意点?”
“她还不是你呢”,伊谷春快速说了一句。
“什么?”
“错了。”

饭后,辛小丰抱着尾巴往回走,尾巴的脸仰着,天空上白鸽盘旋。
伊谷春叫住他,“前面左拐,尾巴不是要小金鱼吗。”
剔透的玻璃钢里鱼儿自在的摆着身子。
尾巴趴在鱼缸外面,眼睛跟着鱼儿转动。
“小爸爸,我要三条可以吗?”
“你指给小爸爸,我给你捞。”
尾巴仔细的指定了三条鱼,辛小丰蹲在鱼缸前,抓住网上方的杆子搅动着。小鱼却异常灵活,左旋右钻,一次次从网边溜走。
“打架不是挺厉害的吗?捞个鱼这么费劲?”
伊谷春上前,从后面半抱着辛小丰,握起他的手,轻巧的捞到一条。
贴着他的耳朵,“看,厉不厉害。”
辛小丰向前挪,“厉害,行了吧。”
“别乱动”,伊警官像扣住犯人手腕一样固定住他,贴的更近,“想快点捞完就乖点。”
终于,三条全部落网。尾巴兴冲冲的提着塑料袋,“我给他们取好名字了,白色的叫白雪公主,红色的叫红蝴蝶,那条绕着白雪公主的是小巫婆。”
“对,他们都有名字,他们喜欢尾巴,想和尾巴当好朋友。”
踏碎夕阳,笑语飘转。

回到家已经很该睡觉了,伊谷春给尾巴刷牙,却被泡沫画成了一个大花脸。
三人静静的躺在一张床上,繁星变换。
“爸爸,我会背诗”,语气中有小小的讨好,“阿姨说会背诗的孩子更是好孩子。”
“尾巴,”辛小丰严肃的看着她,“无论你什么样子,爸爸们都爱你,以后你再也不会被丢下了。”
她点头,渐渐的沉沉睡去。
伊谷春给小丰递了一个眼神,他们轻轻的走出卧室。
伊谷春抽出一根烟,放进嘴里,迟迟不点燃。
辛小丰抬眼看他,露出无奈的表情。他乖乖的上前贴上伊警官的双唇,舌尖交缠,勾动过滤嘴,把烟从头儿嘴里抢了过来。
伊谷春伸手把他嘴角的烟点上,笑笑的看着他。
“我本来没那么大烟瘾的”,辛小丰摊手。
伊谷春也给自己点上一根。
“尾巴以后让她学学跳舞吧。”
“长这么漂亮,让她学跆拳道多好,万一遇到个坏人就放倒他。将来还说不定咱们家又出一个刑警呢。”
“这可别,你是警察就够让我提心吊胆的了,她要也是,我还能不能过安稳日子了。”
无言半晌。
辛小丰突然开口,“我突然觉得我离不开她了,她要是以后出嫁了怎么办。”
“出嫁了?那你就可以穿她留下的粉裙子了。”伊头儿幻想着那个情景。
“不正经。”
“哎,小丰”,伊谷春掐灭烟头,“有了孩子,我们也算老夫老妻了,他们说以后大概不会很浪漫了。”
“至少我可以答应你,你玩那个恶心的递烟游戏的时候,我以后每一次都奉陪到底。”辛小丰耳根烧红。
“真的?”伊谷春又抽出一根烟。
“你他妈正经点。”

两人站在床边,看着安稳睡着的尾巴恬静的侧颜。
伊谷春突然感慨良多。
他想起自己亲手一笔一划,在即将升空的气球上,写上三人姓名。
伊谷春 辛小丰 尾巴
尾巴害怕气球爆炸,小手抖抖的握着笔,在名字中间画上小小的心形。
他想起辛小丰颤颤的抱起尾巴,让她在树梢系上红绳,祈求安康和乐。
他想起夕阳下,他们吹出一串串七彩泡泡,尾巴蹦跳着去触摸,如同童话世界里的小公主。
可爱的尾巴。
不一样的辛小丰。
生活就这样,走向一个更加梦幻的可能性了吧。

尾声

我叫尾巴,今年小学三年级了。
今天是周末,我的一家来到海滩玩。
沙子细细的,软软的。
我在上面蹦跳,我喜欢温热的沙子埋起脚趾的感觉。
有两只小鸟飞过,我光着脚沿着海岸跑着。
“尾巴,你慢点”,背着我粉色小书包的爸爸在后面喊我,“别摔了。”
我回头看他一眼,没有管他。
小爸爸提着我的鞋子,肩上挎着相机,在和爸爸不知说着什么,笑的最好看了。
对了,我有两个爸爸。
他们很相爱。

End.
还有一个略黄暴的脑洞,估计近期不会写了。
爱你们。

评论(3)

热度(67)

  1. JYiKz毛线团🍥 转载了此图片
    太太每个甜饼都这么好吃!!!
  2. Feein毛线团🍥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