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团🍥

文笔是没有的,脑洞是混乱的。

【伊辛】小甜文来一发

番外(上)

平行时空,小丰无罪设定。
伊警官和他家小协警的傻白甜文。
刚刚不小心手滑把原来的删掉了😱
还好有存稿。改了改重发。
应该比以前好一点儿,部分情节有更改。


清晨,阳光正好,伊谷春斜倚在厨房的墙上,烟头忽明忽灭。
他的目光紧随着锅里的气泡,翻涌,升腾,浮沉不定。
指尖火光飘动,像是一颗摇摇坠坠的孤星。
估计着时间快到了,伊谷春凑过去深吸了一口,单指弹落厚厚的烟灰。然后上前打开窗子,散着满屋子的浊气。
他静默的站在原地,直至再也觉察不到一丝烟味了,才小心翼翼的掀开锅盖。
看上去…还算不错。
带着未褪的笑意,和阳光打在周身上的金色毛边,伊谷春整个人看起来暖洋洋的,散发着不加掩饰的愉悦。
他转身,放轻脚步走进卧室,心情大好的准备叫醒熟睡着的恋人。
被子空了一边,伊警官身手矫捷,迅速的钻了进去,轻推睡的酣畅的那人,“小丰,起来吃早饭了。”
被子里传来一句含混不清的回话,分辨不出内容。
无奈,手上加大了推搡的力气,“再不起,就没这么温柔的事了啊。信不信我抽根烟呛醒你?”
决意赖床的辛小丰对头儿的殷切呼唤或威胁一概不予理会。
倒也不算没理会,毕竟他听到以后,故意向被子里面又缩了缩。
也许是不停乱动不舒服了,小丰不适地翻了个身。
温热的胸膛无意间擦过枕边人的手臂,他闭着眼不满的嘟囔,“怎么这么凉。”
说着,揉揉眼角,整个人向着伊谷春身上靠了上去,胳膊伸的长长的,环住自家头儿的肩膀,双腿也软软的贴过来,很快又遁入了梦乡。
被温暖体温占据的伊警官现在算是完全打消了起床的念头。没刮净胡茬的下巴抵正在他的肩窝上,痒痒的。
他看着他的眼睫毛,这家伙睡的果真很香。还是别叫了吧,伊谷春在心里默默的遗憾,饭都要凉了。
过了好一会儿,辛小丰终于懒洋洋的起身,还是没睡够的样子,“头儿,早。”
“小丰,今天是你生日,记得吗?”
寿星顶着一头乱发,语气如常,“是今天啊。”
“我有一份你一定会特别喜欢的生日礼物,我敢打赌你一定会特别喜欢。”
辛小丰随意的扯起嘴角,并非对此十分热切。
他操纵着浮夸的演技,佯装惊恐,“头儿,你昨晚走私军火去了?”
“你男人暂时还没那么大本事。”,伊谷春止住他的信口开河,“不过我这个绝对比枪更有杀伤力。”
辛小丰赶紧昂起脖子,递了一个好奇的眼神。
不再卖关子了,伊头儿语调平和,仿佛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小丰,我们去领养一个孩子吧。”

刚刚还在床上四处滚动的身影,立刻僵住,一动不动。
“卧槽。”
辛小丰缓缓的直起身来,一脸呆滞,张了几次嘴,却只吐出这两个毫无意义的字。
“我说真的呢,我们去领养个孩子吧。”
伊谷春勾起嘴角,“你每次逗小夏那儿子的时候,都要笑出褶子来了。我们要一个自己的,好不好?”
辛小丰目光变的柔和,他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鲜艳的小鞋子踩在地上,发出的嘀嗒的响声。
他身体前倾,傻笑着,嘴唇胡乱蹭过对面人的嘴角。
“头儿,我不知道怎么说,我真的很喜欢。”
眼睛亮晶晶的,像洒满了甜美的糖果屑。
“我们现在就去行吗?”
伊谷春伸手拽平他扭歪的衣领,“我煮了挂面,起来吃点。”
“头儿,出息了啊,都会做饭了。”
“别夸我,以后还得你做,别想再让我出手了”。
小丰眉眼弯弯,“好啊。”
走到桌前,饭菜居然还是热腾腾的。
“生日快乐。”伊大厨夹起一根长长的面,送到对方面前。
辛小丰轻巧躲开。
伊谷春笑笑,把面条放回自己的碗里。

俯身给小丰扣上安全带,伊谷春握着方向盘,时不时偏头看座位上不老实的恋人神采飞扬,花枝乱颤。
“小丰,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嗯,头儿,姓辛怎么样?毕竟这个姓少,不能绝了啊。”辛小丰试探着问。
伊谷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不觉得姓伊的更少吗?借口都不会找。”
“头儿”,辛小丰摸摸鼻子,一脸认真,“我曾经以为你们一家是姓伊谷的。后来阿道纠正我,我一开始还不信…”
伊谷春凌厉的扫过去一眼。
“不是阿道,是杨,自,道。”小丰无奈的改口,一字一顿的。
“你看百家姓里有姓伊谷的吗?你就应该回到那个从夫姓的旧社会,伊辛氏。”
小丰手臂放在脑后交叉,“辛谷春,你瞎扯什么。”
车子一阵剧烈颠簸,刚刚得意的人幸好系了安全带,不然这会儿就要贴在玻璃上了。
“怎么着,伊谷警官,恼羞成怒了这是?”调笑的语气不知道多欠揍。
伊谷春伸出右手握住副驾人的左手。
“为了证明我还没怒,辛小丰,孩子就跟你姓吧。”
“嗯?”辛小丰愣住了,这是…被自己气傻了?
“有一点,你得清楚,不管孩子姓不姓辛,你都是没机会反攻的。”
伊谷春淡定的继续,“你赶紧珍惜这个机会,体会一下在别人眼里当攻的感觉。”
辛小丰狠狠的抽出手。
“你他妈的每次都把印儿留在所有人都能看见的地方,谁还能以为我是攻!你要是真有本事,直接让我上你啊。”
“没本事,没本事。”伊谷春无辜的摊手,转移话题,“孩子都跟你姓了,就别胡思乱想别的了啊。当务之急是起个名字。”
辛小丰没多想,“直接叫辛伊?”
“新一不行,这是那个死神小学生的名字。”
“那辛春?”
“你怎么不直接叫新年,或者叫他联欢晚会。”
辛小丰提醒自己看在未来孩子的面子上,忍住要挥拳的冲动。克制,要克制。
想了一会,实在是词穷了,“我不起了,你来吧,听你的。”
伊谷春减缓了一点车速,“其实姓辛的叫什么都好听。不然叫辛秋吧。随我家这边,名字里沾季节。”
“辛秋”,小丰念了一遍,“挺好听的,不过基本上得归功于这个好听的姓。”
“对啊,多亏了你的姓。”伊谷春笑着胡乱捋了一把辛小丰支楞着的头发,“而且我发现姓辛的不仅名字好听,长得还好看。”
摸到他发烫的耳朵脸颊,伊头儿笑而不语。

车停靠在了距孤儿院还有一段距离的山上。伊谷春要走进门的时候,回身自然的握紧了辛小丰的手。
而辛小丰罕有的没有挣扎,乖乖的任他牵着。
他听见小丰低语,“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当爸爸了。”
伊谷春感觉到辛小丰手心微微出汗,以前不管多么危险的任务过后,他手心都一直是干爽的。
揉蹭着湿润的掌心,他突然感同身受了小丰所有的不安,不安的期盼。
伊谷春把两人交握的手晃了晃,塞进衣兜里。在心里暗暗纠正,不是我们马上要当爸爸了,只有我。
你当的是妈妈。

年龄不一的的孩子们,穿着并不合身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坐成一排。
辛小丰有点惊惧的回头,对上伊谷春的眼睛。
“头儿…”
一向锋利果决的他褪去了沉稳的壳子。犹豫又茫然。
像一个毛头小子一样无助。
伊谷春走近,在他耳边安抚的轻语,“没事,没事,你喜欢就行了,别想太多。”

半小时过后,院长让两人先离开,进一步商量确定一下。
一路无话。
回到车里,辛小丰缓慢开口,“我挺喜欢那个红衣服,文文静静的小女孩。看到她第一眼就很喜欢。”
伊谷春回忆了一下,“那我们就选她了好不好?”
身旁的人突然蹲下抱膝,把头埋在手臂里,声音闷闷的,“可我怕出错。头儿,你知道我一向不犯错的。我怕出错。我怕选择了一个不是对的孩子。”
伊谷春拉开他交叠的双臂,看着他乌黑的发顶,“小丰,我在孩子这事上不像你,你见到所有孩子都爱心泛滥。我并不是这样,我只能感觉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而不是沉甸甸的爱。”
“你知道我为什么同意让她姓辛吗?”
辛小丰抬起脸来。
伊谷春满眼的柔情,“她越像你,我就会越多喜欢她一点,明白吗?”
伊谷春靠近他,“我看她性格和你差不多,乍一看清清冷冷的,但内心应该是挺开朗的。这个孩子和你同一个姓,而且性格也相似,我会更喜欢她。”
“小丰,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不用担心,我都爱她。”
“不,是爱你们。”

再一次敲开孤儿院的大门,辛小丰走在前面,对上园长的眼睛,坚定的说,“我们决定了。我今天就要带她走。”
步子有些不稳的走到那个清秀的女孩子面前,辛小丰蹲下身来,平视她,祈求一般,“叔叔可以抱抱你吗?”
女孩怯生生的点点头。
辛小丰半跪着,紧紧抱住她,“你叫什么名字啊?”
“尾巴。”
伊谷春站在他们身后,他的辛小丰,像拥着半生的珍宝。眸子里好像有星星坠落于此,亮的惊人。
这一大一小同时望向他时,突然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伊谷春拉起小丰,耳语,“就是她了。”
一向脸皮薄的那人,不顾其他人的在场,一下子扑到伊谷春怀里。把头埋在他肩上,手足无措。
辛小丰情绪波动的厉害。
伊谷春看着小他几岁的恋人,抚着他的后颈,“我们都要有孩子了,你还这么像个孩子。”
辛小丰起身,挣开一段距离,刻意板着脸,不让那些混杂的情绪泄露半分,“我才不是孩子” 。
“头儿,我当爸爸了。”

两人去办理手续的时候,气氛轻松了很多。
伊谷春拿着一众证件单据,悠悠开口,“我原来以为我们会养个男孩。”
“你喜欢男孩?”小丰有点小心翼翼的。
伊警官伸手捅了捅前面人的腰,让他惊的一跳,“我不是喜欢男孩,我是只喜欢你这个男孩。”
堪堪躲过凶狠的一脚。
“姓伊的,我枪法不如你,但我近身格斗是一直是最好的。不服来试试。”
“好好好,我服 ”
“不过,小丰儿,既然你近身格斗比我厉害,那就是说,你在床上被我压是自愿的了?”
辛小丰回头怒视,可惜脖根耳侧红红的,气势全无。
在草地上把伊谷春放倒五六次, 他拍拍身上的土,心满意足的起身走向远处的小房子。
伊警官从后面赶上来,哎,辛小丰,都这么大人了,一调戏就炸。
为了表现自己良好的认错态度,他跟在健步如飞那人后面不住解释,“不是我不喜欢小女孩儿,问题是咱们两个大老爷们怎么给她洗澡,换衣服,就更别提讲青春期那点事儿了。”
辛小丰挠头,“要是男孩就更完了,我估计着咱们能再养出一个gay来。至于你说的那些事,交给你妹妹可以吧?”
“小丰,你不知道,我小时侯总被我爸拎着火筷子撵着打。”伊谷春忿忿不平,“当时家里条件特别好,小夏要干什么全家都惯着他,成天变着花样的胡来,家里给弄的鸡飞狗跳的。”
“没事,我们的辛秋小姑娘一看就是最最听话懂事的那种。”
小丰并没有发现,自己语气里有明显的自豪感。
“你还是叫她尾巴吧,”伊
谷春纠正,“感觉新秋像个月饼名儿。”
辛小丰笑笑,眉目间异常的开朗,“好,尾巴。”
“我们的尾巴。”

评论(5)

热度(33)

  1. Feein毛线团🍥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