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团🍥

文笔是没有的,脑洞是混乱的。

【伊辛】小甜文来一发

平行时空,小丰无罪设定。
伊警官和他家小协警的傻白甜文。

伊警官恋爱了。
恋爱的对象是那个已经和他出生入死了一年多的小协警。
这是二分队这几天最热的新闻。

办公室的烟雾缭绕中,伊谷春把快要燃尽的烟头摁灭在玻璃缸中。抿着点点笑意,安静的走神。
那个人现在正干什么呢?
最近警局清闲的很,大概是给哈修顺着毛,一人一狗晒起太阳来了吧。
他无声的咧开嘴角,把手搭在额头上,懒懒的抬头对上阳光。
辛小丰。伊谷春缓慢的,拉长声念出这三个字。
声音里掺杂了太多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或是情愫。
房间空荡荡的。
小丰他敏锐,果敢,满怀善意又有几分不擅言辞的羞涩。
伊谷春想起最初交接任务时,老警长对他说的“风吹发断的快刀”。
辛小丰的确如此。
可他现在只想把这把快刀用丝绸锦缎包裹住,用刀鞘精心保护起来,然后藏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不让他受一点风吹雨淋。
他想把自己所有的,以前从未有过的柔情暖意,全部呈给这个少年。
外面走廊锁链哗啦啦的拖地,犯人大声叫嚷着,伊谷春从久久的神游中惊醒。
后知后觉,自己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像热恋中的少女了。
简直矫情。
不过谁让这是对小丰。
一向自诩精明的我,仅有的一点儿笨拙,也是给你的。

琢磨着是下班时间了。收拾好桌面上的文件,伊谷春提早推开协警办公室的门,对着屋内随意一扬下巴。
“走了,回家。”
在一群装束相似的人里,一眼找到他并不容易。
办公室里爆起一阵好事小年轻的口哨声和起哄声。
辛小丰被明事理的同伴们推推搡搡,勾肩搭背的送到自己面前,这么多次了还是耳尖红红的。
真是可爱。
“哎,那个谁,何松!”伊谷春有些不爽,“我的人,你一路拉拉扯扯,搂搂抱抱的干什么。”
何松一脸冤枉,“头儿,小丰以后还能不能做我们兄弟了?”
头儿看着辛小丰脸上大写的无奈和尴尬,迈过门槛,丢下指令,“以后不允许对他过分动手动脚,和他轻微的情绪表达不允许被我看见,下不为例。”
在更加热烈的起哄声中,伊警官悠悠然牵着旁边人的手,走向地下停车场。

辛小丰一路上试图挣脱手上传来的力量,却被扣的更紧。
“头儿,这个,影响不好。”
伊谷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有什么影响不好的,牵牵手还有伤风化了?再啰嗦在这儿办了你。”
手上传来一下发狠的用力回握,“还怕你了?”
“好啊,”伊谷春绽开笑容,“早点回家,看看你到底怕不怕。”
辛小丰脸皮薄,又一次在无耻的比拼中败下阵来。沉默着快步走在前面,两人的手臂被拉成了大大的钝角,可手指严密扣紧,指缝投不出一丝光来。

上了车,小丰坐在后座接着嗑着早上没吃完的板栗。
“哎,给我一个。”开车的人专心看路况。
后面的那位特意把咔嚓咔嚓的声音发的更加响亮,无动于衷。
伊谷春倒是毫不介怀,自家恋人时常是这种别扭的。他继续开车,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过了一小会,一只修长的手环过车座椅的枕头,默默伸到他嘴边。
光滑的一整枚甘栗。
他张嘴去接,舌尖有意无意的蹭过小丰指腹一处细小的伤口。
纤细的手像触电般迅速缩回。
伊谷春回头看了一眼耳廓红色蔓延,大呈燎原之势的某人,对着他缓慢的舔了舔嘴唇。
“真乖。”

“头儿,不回家了啊,咱们去哪儿?”辛小丰看着陌生的路疑惑的问。
“去把你卖了啊。”
“伊谷春,信不信我抽你。”
“哟,小丰儿,长本事了啊。得了,怕了你了。咱们啊,去路边摊喝几瓶啤酒,随便吃点。今天家里没剩什么菜了。”
夜晚的城市并不喧嚣,两个男人坐在路边摇晃杯里金黄色的液体,扒拉着盘中的海鲜。
伊谷春吃饱了,心满意足的看着狼吞虎咽的恋人。
“小丰,我们交往有一个多月了吧,你说我怎么还是看不够你呢?”
辛小丰拿起手里的海蛎子,抬头想说些什么。
“你吃你的”,伊谷春打断他未出口的话,“你听着就行 ”
“我想对你好,想和你做所有以前觉得恶心的,死浪漫的事。”
“比如头儿想给我生个孩子?”
“辛小丰,严肃点。我现在,怎么说,反正就是你要吃苹果,我就想削好苹果,切成块亲手喂给你。递给你水的时候给你拧开瓶盖。”他顿了顿。“我知道,你总是让你自己冲锋陷阵,你一个大男人并不需要这些东西。”
“我这个人糙惯了,可是我就是想把所有的温柔摊开给你。”
“嗯,头儿。讲真我挺感动的。就是,其实你要是真想温柔,那什么下次进去的时候可以再轻点,挺疼的。”
“操。辛小丰,我在这酸溜溜的和你风花雪月,你就全权负责煞风景?真该好好治治你了。”
伊谷春知道,小丰只是用插科打诨掩饰自己的内心。他的心长久以来,太过荒凉。对待这份感情,有些不知所措。
还好,天高水远,来日方长。
他看到辛小丰在用牙签剔海螺肉,已经弄折了好几根牙签了。
伊谷春抢过那个顽强的海螺,“你吃别的。放着一盘子海螺不吃,就和这个干上了。”
“我就要这个。”辛小丰理直气壮的。
伊谷春突然笑了,颐气指使的,带着一点依赖的鼻音的他。
不同于那个冷静精准如手术刀,沉默锋利的他。
这才是他的辛小丰。
他好脾气的用牙签,筷子轮番上阵,都没成功。
不疾不徐的伊警官直接在路边捡起一个尖利的小石块,敲击了好几次,终于敲碎了一点壳。
筷子换了个角度插进去,把肉剔了出来。
他索性把筷子直接伸向辛小丰的嘴边。
他盯着恋人清澈的眼睛。
他看得到依赖。
路边的清风,旁人的眼光。都不重要了。
他看的清流转的爱。

回到家,伊谷春在黑暗中擒住辛小丰的双臂,三步并作两步的直接压住,倒在床上。
“是谁说不怕我来着?该是时候好好治治你了吧。”他凑近,贴上那双干燥的唇瓣,用舌尖勾画着细密的纹路。然后探入,翻搅。
手向下探。
“唔,头儿,不行。明天还要出警,而且…那儿还肿着呢。”辛小丰嘴角湿润,拼命向床的另一边挪动。
伊谷春整理好了被子,向他张开手臂,“过来。我不动你。”
小协警没有犹豫的爬过来,乖乖的窝在伊谷春怀里,一动不动。
“小丰,答应我件事,去考下来证吧。”
“入不入编制,涨工资之类的都不是问题,我可以养你。就是协警没有配枪,你那么拼,我总是担心失去你。”
“嗯。”
“还有,别让那堆臭小子碰你,我怕我忍不住打架。”
“嗯。
辛小丰向上蹭了蹭,趴在伊谷春的胸口上安眠。
梦是甜的。
爱是甜的。
你是甜的。
————————————————
后续有小番外。

评论(16)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