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而向晚

在心里开出一朵小花儿🌸

青春之歌



预警: 半成品,写了一半另一半随缘。


接到Piqué电话的时候,Fabregas正在叠球衣。

"Cesc,我要收购一家俱乐部了,你也来吧!"

一个直愣愣的声音从电话里跳出来,Cesc把手机捏紧,笑笑,

"怎么,知道我要转会了,这是正式的邀约吗,Gerard老板?"

对面短暂的停顿了一下,但也只一下,电波那头的傻大个又继续嚷嚷。

"来嘛来嘛,我们一起经营俱乐部不是很有趣吗?比打游戏升级有意思多了。"

Cesc不明白这个游戏公司破产,打牌屡败屡战的好友又发了哪门子神经,对面语气急切,也不好给这只小熊泼冷水。他没有回答,随意得转了转话题,同他聊起新听来的传闻,果然兴冲冲的Gerard又被引到其他事情上。

快要挂断了,Piqué终于想起了这通电话的初衷,他一板一眼得地说,"Cesc你再想想吧,我们一起多好。"

Fabregas站起身,突然觉得这一幕就像小的时候一样,Piqué总是拖着长长的尾音,兴冲冲的打来电话。

"一起嘛,Cesc。"

他小的时候可真的丑的像只猴子,还是只极丑的猴子,Cesc想。他一直质疑Gerard是为何会长成二人合照中更帅的一个。

Gerard从来踢的都是快乐的足球,他快乐地踢,开怀地笑,从来如此。这个开心的金发男孩场上场下不间断地黏着Francesc Fabregas,自己刚刚发掘的好朋友。他们同年出生,都在十岁进入拉玛西亚,共享了一段长得意想不到的岁月。Piqué不停抽条,长得越来越高,Cesc也显露出坚毅的棱角,伴着数不清的拥抱打闹和累瘫在草地上的谈心。13岁那年,再加上像是从天而降的Leo Messi,他们一步步升上各年龄段的梯队直至Juvenil A。

未来对他们来说,似乎从来都不是什么难事。

---------------------------------------

"怎么,知道我要转会了",语气轻轻的一句话让Piqué皱眉好久。

Piqué不喜欢听到Cesc说起转会的事情,就像一道纱布虚虚缠起的旧伤未愈。在俄罗斯的最后一晚,出局的那个夜晚,他翻来覆去了好久也不能入睡。一向不去过多思考的Piqué脑内的想法多得让他害怕。他想安德烈斯,想加泰与西班牙,想自己的手臂,也想那个远在英伦转播厅里的十号,那个从来清醒的第五点球手。

从Cesc宣布加盟切尔西开始,Piqué就不停追问自己,这一切都是你酿成的吗?那个明亮的少年,本可以继续耀眼,离家千里却依然能让家乡人民看到他,而不是像在巴萨时的坐穿板凳,也不像现在这样甚至无缘进入大名单。Cesc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而自己就是在分岔路口最卖力摇旗呐喊的引路人 。

他还记得自己在英格兰的那些年,穿着阿森纳球衣在看台上像一个普通的枪手球迷一样,真心的爱Cesc,爱这个灵气逼人的小队长。

他也记得自己和Cesc的母亲和妹妹一同秘密从西班牙去看他的隆冬,Cesc接了电话从很远的训练场驱车赶来,开心的就像个小孩子。妹妹心疼Cesc,自告奋勇开起了车。妈妈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细密得问着Cesc的衣食住行,他靠在Piqué肩头的认真应答着。

妹妹问,"别骗我,Cesc你累吗?"

"当然不累了",他把头埋在Piqué的肩上,在母亲看不到的角度里重重地点了点头。

Piqué想,他的少年,勤勉又忠诚,他值得所有的爱。

瞧瞧自己都干了什么。

-------------------------------------

Gerard很后悔当年的高调宣言,Cesc知道。

Cesc了然这只小熊内心的种种假设。他记得Geri和Puyi把红蓝球衣突然套在自己头上时的惊慌,也记得Piqué背着光线向他一步步走来,用红黄旗帜包裹住二人,安静地拥抱,温柔而缱绻。

Geri只不过想和朋友团聚罢了。

他的男孩一向快乐,没心没肺。可也有简直不像他的,动人的细腻,朦朦胧胧得在青涩的岁月悄悄爬上少年的心。

Cesc忘不了父母分开的那一年。他在场上强打精神,场下总是不经意间泪流满面,到底是个十几岁的孩子罢了。他开始频繁加练,发泄式的让自己陷入纯粹的疲倦中,然后在球场上闭着眼睛什么也不去想。Gerard总会在自己背后等待自己宣泄够了,默默把四散的球捡回球网,在自己身边躺下。微凉的夏风和男孩的侧脸仿佛成了Cesc对于那段时期最深的记忆。Cesc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总会是Piqué清澈的蓝眼睛,他拽着自己的耳朵,一脸恶作剧的笑容起身拉起自己,推搡着快点去更衣室洗澡回家。

漫长的时间,仿佛什么都没变,好像什么都变了。

Cesc也曾抱怨,为什么这么多命运中的不公全给了自己?Gerard,Leo哪一个不是圆满的。

可这也都是自己的选择,哪怕没有那只一心盼望着自己归来小熊,一直以来的红蓝梦想与家人也会让自己踏上这条归乡之路。

嗨,这只小熊。

这只可爱的小熊。

----------------------------------------

放下男孩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电话,Piqué难过得许久说不出话来。

他拎起衣服,丢下一句"去训练场",就匆匆推开家门。

下训后,Cesc几乎不会主动联系Gerard,都是Gerard天天电话不停。

他跑上台阶,踩上训练场的草皮,不远处Cesc正在用球把门柱打得咚咚作响。

Piqué不知道自己应该上前还是后退,他的少年疯了一样抬脚,射门,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

他看着Cesc栽倒在训练场上的睡颜,他没有尝过"失去"的味道,Piqué把手指轻轻绕在Cesc的头发上,暗下决心要让他的男孩子再度开心起来。世界上怎么会有Cesc这样可怜的小孩子。

Piqué开始每天更多得关注着Cesc的一举一动。他原本有些烦恼自己的身高,担心以后会高的不再适合足球这项运动,但他此刻无比庆幸因此能够一直在Cesc的身后。坐在教室里支起身来能看他写得一手端正的字,在球场上守着他的后方,直到他转头跑向自己露出一个汗津津的笑容。

他觉得自己有些恍惚,盯着Cesc脸上的细小绒毛,不知多少次并排躺在球场上。微风吹过,黑发也在轻轻飘起来,美的像一幅水墨画。




-----------------------------------------

Cesc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接受一个那样越界的吻。

----------------------------------------

有女生追小熊啦!

-----------------------------------------

Cesc划分楚河汉界啦!

----------------------------------------

Piqué英超千里追妻失败啦!

-----------------------------------------

他也曾想过另一种选择下自己的境遇到底会怎样,但过了这么多年,Cesc觉得如果注定要结束,不如早结束。如果注定被伤害,不如被爱重创。

他们都没有错,只是半点不由人。

Cesc想,他爱Piqué,就像爱一个完满的童话,爱残酷现实中美好的可能,爱自己远逝不回、光芒万丈的黄金时代。

Cesc笑了笑,他真的爱他吗?

没有承诺,甚至也没有太过越界。

Piqué远远看着Milan追着Sasha在窗边打闹,终于从这两个要把家掀翻的小混蛋中抽身出来。他想着那份的合同,他和Cesc,还有Leo的名字并排写在那里,就像他们本身一样。他不常想这些,但Piqué不想否认这么多年在捧杯的一刹那,他总会下意识的去寻找那个永远笑的可爱的黑发少年。当他好不容易刻意戒掉了这个习惯,那个人又回来了,然后他又走了。

Piqué不想细想,他真的不爱他吗?


2019年1月12日, ​摩纳哥俱乐部官方正式宣布,球队从切尔西签下了中场大将Fabregas。

2019年1月14日,在巴萨对阵埃瓦尔的比赛中,Messi打进个人西甲生涯第400球,成为历史第一人。

2019年1月13日,Piqué恭喜自己的球队安道尔FC取得新年首胜。


END ​


------------------------------------------------

"我曾拥有你,真让我心酸。"

还剩下一大段感情戏不想写了。等什么时候想写再修改补齐,已经偏离大纲了。本来我们Leo还有很多的姓名。

主要是我们皮法三次元生活都过的太幸福啦,感情戏写不出呀写不出。

瞎吉尔写,过阵删文跑路。

最后祝福87line,开心健康,他们都是命运的宠儿呀。